妇科手术后失去自然怀孕机会 我国生殖科多年缺位引关注

文章来源 :央广网


关菁教授近照

  央广网北京10月1日消息(记者冯会玲)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我国生殖科多年缺位,生殖科医生更是寥寥无几,这直接导致不少人在做完妇产科的手术后从此失去了做母亲的机会。专家呼吁,我国亟需发展生殖外科及输卵管领域技术,让更多的人能够自然怀孕。

  国际输卵管协会成员、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生殖医学中心主任医师关菁教授从事妇产科临床工作将近30年了,1995年开始固定从事生殖内分泌专业,她最清楚,生殖外科的专业人员少得让人担忧。

  关菁:中国的做生殖的医生,实际上一开始是妇产科的医生,然后她们觉得热爱这个事业之后,她才专职出来做生殖,但是特别少。就算现在咱们中国,不到10%的人专门是生殖科的医生。中国的不孕病人在全世界都是最多的,而且很多偏远地方没有钱,不可能做那种昂贵的试管婴儿,那她就希望能修复她的输卵管就修复,可以自己怀孕,所以其实是咱们国家最需要这样的机构,但是恰恰相反,欧洲美国都有,咱们国家没有。

  关菁出门诊时,门外常常站着来自全国各地的患者希望能够给加号,让关菁痛心的是,很多原本有机会怀孕的患者,就因为一次妇产科的手术从此失去了自然怀孕,甚至是做母亲的机会。

  关菁:每天来的这些病人,她们在别的地方接受过这种不孕症治疗之后,我发现他们做的特别不规范。她们不是用生殖外科医生的那种理念来对待我们的病人,而是从妇科的角度,去给病人做手术,做完手术就会遗留很多的后遗症。所谓的后遗症就是比如说她切卵巢吧,她们把病灶往狠了切,切完之后,这个卵巢能不能排卵他们不管,她们没有卵,将来就没有孩子了。做手术,术后有没有可能粘连,影响到输卵管的功能,将来再怀孕,他们也不管,粘连就粘连,反正病人好了就行。但实际上有的人可能就因为做了这样的一次手术之后,从此丧失了自然怀孕的能力,那在咱们中国来说,这样的人失去的这种能力,其实就是失去了后半生的幸福,尤其在农村,特别让人痛心。

  让关菁更为担心的是,不少人失去怀孕机会的手术大都是在一些水平不高的民营医院做的,来找她的一些病人的遭遇让她难过,更让她觉得有必要让这些病人回到公立医院,通过最先进的手术方法让这些病人拥有做母亲的机会。

  关菁:咱们中国还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这种应该在特别大的医院、具有手术经验和选择病人经验的医生手里掌握的手术,都是什么人在做吗?民营医院。他说他们做三镜一丝、腹腔镜宫腔镜输卵管镜能够解决百分之九十几的不孕问题,其实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有时候给别人肚子上开几个孔,就说做完了,你爱怀不怀,特别可怕,我们必须把病人从这些人的手里救回来,让病人又便宜又能得到实惠。但我们公立医院不屑于去争这些病人,大部分的公立医院压根就不缺病人,比如像要我做这样的手术,3到6个月。好多医院都是这种情况,我们不是争病人,而是要给这些病人争取一次机会。

  就在不久前,关菁筹集了近一年的2015第一届全国生殖与输卵管大会顺利举行,除西藏外的30个省区市的500多位生殖专家聚在了北京。关菁说,她就是希望能够通过这样的平台,发现我国在生殖领域与国际先进技术和理念存在的差异及不足,同时通过共同探讨与研讨达成共识,将我国生殖外科及输卵管领域与国际尽快接轨。

  关菁:其实这次会本意是对各个大医院的妇产科主任级的人物,每个地区都有一个组委,每年定期的培训,这样的话,分散下去的人不就都有这个知识,都有这个技术,她们就都可以做了嘛。那么公立医院你这个做得多了,病人自然就会到这儿来,因为我们的费用可能是私立医院的四分之一、三分之一这样。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