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第二届全国生殖外科与输卵管大会报道

损伤瘢痕汇集专题,生殖外科同展明天——第二届全国生殖与输卵管大会圆满闭幕

文章来源:中国妇产科网



2016年9月25日,由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生殖医学中心、《中国妇产科临床杂志》社、北京医师协会和全国卫生产业企业管理协会妇幼健康产业分会联合主办的“第二届全国生殖与输卵管大会暨第二届生殖外科手术与进展学习班”圆满闭幕。本届大会主席关菁教授饱含深情地致闭幕词,她感谢各位专家和学员的大力支持,感动于妇产科人孜孜不倦的求知精神,并表示这不仅是互相分享和学习的大会,更是朋友的聚会,期待来年大家再相聚!

【专题1:子宫内膜损伤性的修复研究】

魏蔚霞教授:单中心宫腔粘连处理的近期及远期结局分析

北京大学深圳医院魏蔚霞教授的讲题是“单中心宫腔粘连处理的近期及远期结局分析”。宫腔粘连指任何创伤引起的子宫内膜基底层脱落和损伤导致宫腔部分或完全封闭,并引起一系列临床症状。魏医生简要介绍宫腔粘连的病因、临床表现、诊断和ESGE分类后,着重讲解其治疗方法。治疗的目的主要是恢复有效宫腔结构,促进子宫内膜生长和恢复生育功能。宫腔镜是治疗的重要手段。魏医生与大家分享本中心宫腔镜操作的体会,例如采用“冷刀”分离而不用电能源,术中需要全程B超引导,同时指出宫腔镜手术步骤的一些注意事项。此外对中重度宫腔粘连,术后酌情予以雌激素补充辅助治疗,并且需重视随访。最后魏医生汇报了中心宫腔粘连处理的近远期结局分析结果。

冒韵东教授:子宫内膜干/祖细胞与子宫内膜修复再生

江苏省人民医院冒韵东教授(覃芷菊教授代讲)带给大家的讲座是“子宫内膜干/祖细胞与子宫内膜修复再生”。人子宫内膜有再生能力,这也被基础实验和动物实验证实。研究发现,利用LRC途径可鉴定保留标记的某些上皮及间质亚细胞群,其中一些可能参与子宫内膜重塑及再生。未来也许需要利用转基因标记的LRCs(比如H2B-GFP标记的LRCs、细胞谱系追踪模型和干细胞分析)进行功能研究,以鉴定可能处于静息状态的上皮/间质干/前体细胞群体。此外,骨髓被推荐作为一种跨谱系障碍的细胞来源,可分化为包括子宫内膜的特殊细胞类型及器官。但有人质疑骨髓源性细胞可能是作为免疫细胞而不是干细胞,这有待未来更多的研究探讨。

沈丹华教授:子宫内膜损伤和修复的病理学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沈丹华教授的主题是“子宫内膜损伤和修复的病理学”。子宫内膜损伤的因素有生理性的月经脱落,也有病理性的子宫内膜炎、宫内节育器、刮宫及流产和放射治疗等。沈教授结合病理图像,对子宫内膜炎、子宫内膜结节性组织细胞增生、宫内节育器和放疗情况下子宫内膜的病理学特征逐一阐述。组织的损伤修复一般有炎症、组织形成及组织重塑,但子宫内膜修复不同于皮肤等组织的修复,例如很少出现损伤修复的瘢痕。修复中重要的干细胞主要位于子宫内膜的深基底层。子宫内膜损伤和修复后还可出现子宫内膜化生的继发病理改变,主要是纤毛化生。最后沈教授指出仅根据病理表现,Asherman综合征可能很难与子宫内膜息肉鉴别,而临床病史和宫腔镜所见对诊断更具意义。

【专题2:瘢痕妊娠的各类处理方式及结局集锦】

韩璐教授:大于5cm外生型剖宫产瘢痕妊娠的腹腔镜处理经验

大连医科大学附属妇产医院韩璐教授带来的是“大于5cm外生型剖宫产瘢痕妊娠的腹腔镜处理经验”。剖宫产术后子宫瘢痕妊娠(CSP)指受精卵着床于既往剖宫产子宫瘢痕缺损处,是剖宫产术后远期潜在的严重并发症。近年CSP发生率随着剖宫产率的居高不下也呈日益增高之态势,其高危因素主要有臀先位、后位子宫和单层缝合等。CSP体征多无特殊,主要依据病史和超声检查诊断。治疗原则是尽早发现和治疗,减少并发症,避免期待治疗和盲目刮宫;依据年龄、病情、超声,β-hCG和生育要求等,予以一种治疗方法单独应用或两三种方法联合应用。具体治疗手段有清宫术、药物治疗后清宫术、UAE后清宫术、宫腔镜电切术和子宫全切或次全切等,各具有相应适应症。韩璐教授尤其介绍了腹腔镜治疗巨大外生CSP的优势,并结合本院四个病例的手术视频分享腹腔镜处理经验。

于晓明教授:剖宫产瘢痕妊娠经子宫动脉栓塞、清宫、宫腔镜处理后的近、远期疗效观察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于晓明教授带来题为“剖宫产瘢痕妊娠经子宫动脉栓塞、清宫、宫腔镜处理后的近、远期疗效观察”的讲课。CSP治疗的近期目标为减少严重并发症,包括开腹、子宫切除、出血大于1000ml和输血等,远期目标为保护生育力。于教授首先汇报了本中心2005-2016年间收治的177例CSP的临床分析数据结果。临床结局分析内容包括月经量,B超评估内膜厚度,宫腔粘连,B超评估子宫瘢痕憩室和卵泡数以及再妊娠意愿和结局等。最后于教授结合文献和本研究结果,讨论了UAE对卵巢储备功能、治疗后妊娠结局和宫腔粘连等的影响。

柯妍教授:剖宫产瘢痕妊娠的个体化治疗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妇幼保健院柯妍教授的讲课是“剖宫产瘢痕妊娠的个体化治疗”。CSP目前诊断治疗仍无指南,还有许多争议的问题。柯教授对2016年CSP诊治专家共识的一些改变作了解读。这些改变包括定义时限、超声检查和分型等内容。柯教授认为这次专家共识突出强调了个体化治疗的重要性。她联合超声和MRI重建的检查结果,对临床病例进行术前充分评估,依据个人不同特点,给予相应的治疗手段,以最小的创伤达到最佳的治疗效果。

吴莎教授:剖宫产瘢痕妊娠阴式手术的探讨

山东潍坊中医院吴莎教授为大家带来“剖宫产瘢痕妊娠阴式手术的探讨”。吴莎教授指出,2016年专家共识新分型将CSP分为III型。无再生育要求的I型可超声监护下负压吸宫术,有再生育要求的I型、II型和III型可采用阴式手术。吴教授对阴式手术的步骤逐一介绍,并着重阐述手术要点和难点。一,顺利打开膀胱腹膜返折是手术成功之关键。切开阴道粘膜不可过深或过浅。二,先负压吸宫,再切开瘢痕,减少出血。三,确切缝合子宫,避免再愈合缺陷。膀胱损伤是手术大夫忌惮阴式手术的重要原因,吴教授指出该类情况术中术后的处理方法。她总结,阴式手术具有清除病灶、修补瘢痕、直视操作和彻底止血等优点。

杨清教授:有关剖宫产术后子宫瘢痕妊娠的处理现状(术式分析)

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盛京医院杨清教授讲课的题目是“有关子宫剖宫产瘢痕妊娠的处理现状(术式分析)”。文献报道,剖宫产瘢痕妊娠在有剖宫产史的女性中发生率为0.15%,在有剖宫产史的异位妊娠中所占比例为6.1%。杨教授首先为大家展示了对国内已发表的2000余篇瘢痕妊娠文章的总结分析,批判性地指出目前临床实践及现有文献对CSP分型处理的概念淡漠,这些数据难以科学地说明各种处理方式的成功率,值得我们深思。内生型CSP应采取超声监测下吸、刮宫术,或宫腔镜手术+PCSD修复或甲氨蝶呤后清宫术,而外生型则予以手术+PCSD,手术方式有腹腔镜、阴式和开腹。杨教授最后总结,从混乱中寻找简单,处理瘢痕妊娠始终要坚持先分型。

【主持风采】

【花絮】

返回>>